凯发k8首页 百科知识 读丰子恺漫画全集

读丰子恺漫画全集-凯发app官网登录

【摘要】:读丰子恺漫画全集读丰子恺漫画全集1927年,弘一法师来上海,丰子恺在寓所举行仪式皈依佛门,取名婴行。法师圆寂,丰子恺仍作《护生画集》第三集、第四集,到法师百岁时,积至一百幅,以求功德圆满。丰子恺敬师之诚,古今罕见。丰子恺也作这类漫画,但从思想意识的深处看,他的护生领域远远超过这个范畴,而是涵盖自然界一切生物。丰子恺的画与普希金的诗,不论是写风雨交加,还是写白雪寂寥,都是以景托情,感人至深。

读全集

读丰子恺漫画全集

1927年,弘一法师来上海,丰子恺在寓所举行仪式佛门,取名婴行。1929年出版《护生画集》,祝贺法师50岁生日,1940年出版《护生画续集》,祝贺法师60岁生日。此后每隔十年,作《护生画集》一册为法师祝寿。法师圆寂,丰子恺仍作《护生画集》第三集、第四集,到法师百岁时,积至一百幅,以求功德圆满。丰子恺敬师之诚,古今罕见。

佛门以护生为善行。放鸟归天空,放鱼归河流,这是护生的一般表现。丰子恺也作这类漫画,但从思想意识的深处看,他的护生领域远远超过这个范畴,而是涵盖自然界一切生物。

“一排树,参差剧可怜。低者才及胸,高者过人肩。月夜微风吹,倩影何翩翩。怪哉园中叟,持剪来裁修。玲珑自然姿,变作矮墙头。枝折叶破碎,白血处处流。”凡有生命的自然物,都有血,动物流红血,植物流白血。珍惜的生命,如同珍惜人的生命,剪掉冬青高出的头,使其整齐划一,就如站着一排人,割掉高个子的头,使全排人无高无矮。画面上伸过来一把寒光逼人的大剪刀,寻找对象。画虽怪甚,却不悖情理。从审美意识说,中国自古重视草木的生机,庭院草不除,树木任其生长。中国重自然形态,重修饰规范,这是中西的分水岭。

《护生画集》列举的故事,连篇累牍,读不胜读,这里只举马通的故事,及嫁女。

“秦苻坚为慕容冲所袭(击),驰马堕涧中,追兵几及矣,坚计无由出,马即踟蹰临涧,垂缰与坚,坚不能及,马又跪而援焉,坚援之登岸而走庐江。”马除过不能与人对话,还能有什么可说的?

在现实生活中,无不憎恶老鼠的,但是在领域,老鼠却扮演了另外一个角色。且不说的画有老鼠形象,民间木版老鼠嫁女更为群众欣赏。人间嫁女,择吉日良辰,老鼠嫁女也有喜庆的日子。我童年生活在山乡,家人告诉我,老鼠嫁女在正月那一天,到时候可以听到响吹细打的鼓乐声。我信以为真,在粮仓边倾听好一会儿,却寂然无声。虽然一无所见,奇妙的幻境并未从此消失。丰子恺在其漫画《老鼠做亲》题诗:“老鼠今朝也做亲,火把闹盈门。新娘照例红衣裤,翘起胡须十余根。”新娘翘胡须,是鼠辈风姿,人间哪得见?

儿童世界,天然合理

丰子恺说:“我向来憧憬于儿童生活。尤其是那时,我初尝世味,看见了当时社会里的虚伪骄矜之状,觉得成人大都已失本性,只有儿童天真烂漫,人格完整,这才是真正的‘人’。于是我成了儿童崇拜者,处处赞扬儿童。现在回忆当时的意识,这正是从反面诅咒成人社会的恶劣。”

两个孩子对坐在长藤椅上写字,自成天地,忘记了周围的一切。(《办公室》)够不着桌上的苹果,以抽屉作台阶拾级而上。(《取苹果》)夜间梦里骑上了月牙。(《梦》)有了孩子,家庭才有,才有温暖。下班晚归,女迎前,儿爬肩,一天疲劳顿时消失。(《晚归》,或题《星期六》)盛夏出游,归来当草帽,得意扬扬。(《折得荷花浑忘却,空将荷叶盖头归》)孩子性好动,打仗玩。你挥大刀,我舞长矛,打歪了电灯,掀翻了痰盂,地上还躺着一员败将。(《星期日是母亲的烦恼日》)儿童率真所做的一切,在丰子恺看来,是有趣的,无可指责的。到了老年再看这些画,忘了老之将至。

可乐复可哀的教育

没有脚踏风琴,没有,操一把胡琴教学生唱歌。(《音乐课》)这种罕见的景象,可乐复可悲。不是固定的职业,今年站在讲台上的先生,明年沦落为摆摊卖水果的小贩(《去年的先生》),甚至变成算命先生。在农村,为师抑或为民,从来就没有界限。爆发,教师待遇一落千丈,不仅中小学教员受穷,连高等学府的教授也越教越瘦,少数经不起贫困折磨者,弃教从商,顾不得尊严体面,摆起地摊了。(《前年同在大学当教授的》)(www.guayunfan.com)

友情与爱情

中国自古重友情。孔子曰:“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友情之可贵,在于筑基道义,云“君子之交淡如水”,亦此意也。1941年,丰子恺的《故人来》问世,令我联想到俄国诗人的诗:“我的第一个朋友,我的最好的朋友,当我孤寂的庭园盖满了凄凉的白雪时,响起了你马车的铃声。”丰子恺的画与普希金的诗,不论是写风雨交加,还是写白雪寂寥,都是以景托情,感人至深。

与友人久别重逢,对饮谈心,是最惬意的精神享受。丰子恺的《草草杯盘供语笑,昏昏灯火话平生》的画与的“今夕复何夕,共此灯烛光。明日隔山岳,世事两茫茫”的诗同一境界。《今夜故人来不来,教人立尽梧桐影》,梧桐叶落,冷月照人,殷殷期盼友人的到来,情何深也。“前日风雪中,故人从此去”,此画也,“山回路转不见君,雪地空留马行处”,此诗也,诗与画所表现的故人别后的孤寂,是难耐的,渐去,渐远,还生。

友情易道,爱情难言。《思为双飞燕,衔泥巢君屋》,含蓄表达爱情,给美好的可视形象及无迹的遐想。《月上柳梢头》,约会情人的姑娘,幸福的期待,全表现在倚树而立的背影上。《警报作媒人》,是抗日战争时期大后方的特殊情景,可谓有缘来相会,无巧不成画。《新夫妇乘凉两身汗》,有悖于理,无乖于情,幽默味十足,非过来人不能道得出。《过尽千帆皆不是,斜晖脉脉水悠悠》,生活在江边的人,才受此折磨,哪如山村候人,峰回路转,突然出现在眼前。《三年前的花瓣》,怀抱婴儿的年轻妈妈,翻看时夹在书页中的花瓣,沉浸在幸福的回忆里,是画,也是诗。

爱情既能给人带来欢乐,也能给人带来痛苦。“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立于树旁低泣的女郎,默默藏爱于心,忍受无望无尽的煎熬。

戏笔漫画

何谓钻研?深入研究。可是在漫画家的笔下变成另一番景象:穿西服的学者出入于洋装书,穿长袍的学者出入于,好似钻地道,神出鬼没。这不是现实生活入画,也非其他艺术手段所能表现的题材,只有运用漫画的形式才能寓庄于谐,给读者以乐趣。各门类的艺术都有表现的所长和局限性。《钻研》的内容,只有漫画的形式始可游刃有余。

之际,掌管典籍,阅古通今,学问丰硕。按照的说法,学问会聚处脑子里,而是在肚子里,博士也不例外。既然如此,晒书何劳一本一本地搬到日光下,直接晒博士的肚皮不就解决问题了,于是我们看到了天下无二的晒书景象。漫画家当然知道这是现实生活中不能有的事,可是作为艺术创作,这一滑稽的行为,却出乎意外地合逻辑。

巴山蜀水入

巍巍群峰,出之阔笔,静静江水,出之细笔,拙笔与巧笔相济为用。青绿敷彩,有凝翠之秀,蓝紫敷彩,有沉雄之美。写夜景,月色倾泻峰顶,一抹淡粉色,峰侧峰后,蓝色渲染,紫气沉沉。日照江水静如练,月映江水璘磷光。丰子恺入川后所作《山高月小,水落石出》及《望云惭高鸟,临水愧游鱼》可谓得江山之助。两幅画的雄峻气势,远非昔日的小水可比。丰子恺的青绿山水,与李思训、李昭道的金碧山水是否有继承因素,尚难断定。能肯定的是,金碧山水,勾线和设色都比较平实,丰子恺化实为虚,一派空灵生动。至于蓝紫山水,则是前无古人的独创格调。无论是描绘自然物象还是描绘社会生活,丰子恺都有自己的设色法。他擅长运用蓝颜色,画山水,江峰敷蓝,紫岚蒙蒙;画人物敷蓝,形象突出。中国画设色,在及时期,遵循“随类赋彩”(谢赫六法之一),写实的成分多。宋代兴起之后,含情感的色彩日益增多,画朱竹,就是突破“随类赋彩”的一例。漫画不同于国画,设色自由,如脱缰之马,更无定格了。

丰子恺的笔墨功力

在当代的漫画家中,论笔墨素养,无出丰子恺右者。中国书画,用笔同法,线条美是共同的民族艺术特色。丰子恺的说:“他在上下过很久的工夫。他在习时,他用笔尽管疾如飘风,而笔墨稳重沉着。”风格古朴的章草,刊尽飘浮油滑气,丰子恺汲取章草长处,用笔刚柔相济,气圆力强。他画的竹帘,不论是卷帘还是垂帘,都有,因为线条有韧性,每根线条都是。他画的柳树,神态婀娜,临风依依。他画的老松,拔地参天,气势昂然。凡此种种,缺少笔墨功力,是难以达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