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发k8首页 百科知识 独特的史官文化

独特的史官文化-凯发app官网登录

【摘要】:在介绍中国古代科学的具体成就之前,我们先来讨论一下中国独特的思想文化背景。中国后来的政治文化和学术传统也源出于此。不理解中国的“史官文化”就很难理解中国独特的思想文化传统。图6.2.1 甲骨文现代中国已经丢失了曾连绵不绝的史官文化,以及与之相关的礼仪、伦理和信仰传统,因此很难理解史官传统在中国古代文化中的重要地位。

在介绍中国古代科学的具体成就之前,我们先来讨论一下中国独特的思想文化背景。

中国的文字系统是非常独特的,我们知道几乎所有的西方国家都使用拼音字母文字,而唯独中国在使用方块字(文字中也保留了一些当用汉字)。

相比字母文字,汉字显然更加具象,表达方式更加含蓄和语境化,语法结构更加松散,因此相对西方文字而言似乎更不擅长抽象和逻辑化的思维方式。这是有道理的,虽然我们不能完全把中国科学的落后归结于汉字。在另一方面,与语音相对独立,相对稳定的汉字系统使得和跨越地域的交流更加容易。从语音来看,我们现在的各大之间的差异几乎相当于欧洲的不同语言之间的差异,但通过汉字却很容易交流。虽然许多西方人想当然地认为复杂的汉字难于学习,但事实上我们知道学习汉字并不像外国人想象的那么困难,在小学低年级阶段基本就能够完成基本的识字训练了。在中国古代,普通民众的识字率在世界上也是领先的。

我们知道汉字的基本形态从公元前1000多年的商代(图6.2.1) 就已经基本确立了。发掘出来的商代甲骨文记录了从盘庚迁殷一直到纣王之间270年的各种卜辞。从气候、到疾病、生育,各种大大小小的都需要占卜,商朝人在事前用甲骨的裂纹卜测吉凶,在事后则把应验的事项记录于甲骨之上,因此甲骨文也是原始的历录。

这种文字的生态似乎从一开始就与西方文字不太一样。我们发现的最早的楔形文字很多是用来记账的,腓尼基的字母表也是发源于商人。而中国文化似乎从一开始就不太偏重商业,而是以巫史传统为特色。

“巫史”集占卜、、礼仪、记事等职能于一身,这从甲骨文所扮演的角色就可以窥探一二。中国后来的政治文化和学术传统也源出于此。

不理解中国的“史官文化”就很难理解中国独特的思想文化传统。我们知道中国古代“”连绵不绝,为什么那么重视修史呢?在某种意义上史学是中国人的“神学”,司马迁讲“究天人之际”不是随口说说的,这恰是中国古代史官的职责。从甲骨文开始,历史记录这件事情就富有某种神圣意义,史官是沟通天与人的中介。

普通的中国大众没有像西方基督教之类的的宗教信仰,菩萨也拜,也拜,似乎很多元化,但唯独一样是不能随便拜的,那就是祖宗。中国人求神拜佛的是多子多福,基本上都是此生之内的功利诉求,所以神佛可以多元并存,谁有用就拜谁,而相对于西方人的天国和永生,继承香火和光耀门楣才是中国人超越此生的诉求。当然,对于士人来说,“青史留名”是更高的追求。(www.guayunfan.com)

图6.2.1 甲骨文(武丁时期)

现代中国已经丢失了曾连绵不绝的史官文化,以及与之相关的礼仪、伦理和信仰传统,因此很难理解史官传统在中国古代文化中的重要地位。如果说西方古代学术的核心是,中国古代学术的核心就是史学。

“史”最初就是官名,相传在夏朝就有史官,在先秦时期史官就负责记录帝王将相的言行,起草,也负责历法和掌管祭祀。到设太史令,在称作,司马迁就是最著名的一个太史公,他编纂的记录就被叫作《太史公记》,后世才称作《史记》。但作为官职的“史”蕴含的意思远远超出历史记录的范畴

在魏晋时期,作为言行记录和修编史书意义上的史官从太史令中剥离出来,最后“太史”就主要负责天文历法,唐代开始有时作“司天监”,有时仍作太史院,直到时期称作“钦天监”。

所以我们看到中国古代所谓天文学家其实都是“史官”(例如、、郭守敬等)。于是中国古代的天文学传统表现出与西方完全不同的特点。西方天文学家往往是游离于政治体系之外的自由学者,而中国的“天文学家”都是在官方体制之内的。

在古代中国,史官的天文学追求的不是希腊人的“拯救现象”,而是“究天人之际”,是担负着沟通天人关系的神圣使命的。我们之前就提到,“自然的发现”是希腊人的特色,中国古代并没有发现一个与人相对的独立自存的“自然世界”,中国人的“天”始终是与人相呼应的。所以对天的观测和研究就是对人事,特别是王朝气运的研究。

所以中国古代天文学是被皇家垄断的,如果民间私自研究天文,就会被认为意图谋反,而谋反者的确总会举出一些天文现象来表示自己造反是奉天承运、名正言顺的。天文学被皇家垄断也导致天文学家往往都是世袭的家族。这一方面保证了天文学传统的连续性,但另一方面显然也使得天文学研究容易故步自封,缺乏活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