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发k8首页 理论教育 美国“关键语言”教育战略的成效

美国“关键语言”教育战略的成效-凯发app官网登录

【摘要】:自“关键语言”教育战略推出以后,美国不惜血本,投入大量资金资助各种“关键语言”计划或项目,特别是美国的国务院和情报部门,这是其他国家都难以想象的。新世纪以来,美国的“关键语言”战略显然取得了不少成效。本章主要从联邦政府各部门的国防教育和民间的国民教育两部分来探讨美国“关键语言”教育战略的成效。上表的数据表明9·11后美国的“关键语言”教育战略是取得了一定成效的。
美国“语言”教育战略的成效_美国“关键语言”战略研究

自“关键语言”教育战略推出以后,美国不惜血本,投入大量资金资助各种“关键语言”计划或项目,特别是美国的国务院和情报部门,这是其他国家都难以想象的。新世纪以来,美国的“关键语言”战略显然取得了不少成效。美国建立了基于国家安全语言(nsli)的完整的四级外语(主要是针对“关键语言”)的教育体系,这四级主要包括:基础教育阶段项目、大学项目、项目和在职人员项目。每一级里面又有多个子项目。本章主要从各部门的和民间的两部分来探讨美国“关键语言”教育战略的成效。

在强烈的反恐斗争中,美国急需安全语言人才,高校的“关键语言”教育取得了一些明显的效果。美国高校中学习外语的人数占学生总数的比例从1998年的7.9%上升到2008年的8.9%,增长1.0个百分点。截至2010年秋季,美国总计有2 514所高校开展,学习的语言有200多种,其中本科类的有1 226 481名学生,研究生类的有38 237名学生,另外还有专科人员和短期培训人员。其中学习“关键语言”的人数也逐年增加。

这些数据显示,随着美国安全语言战略计划的逐步实施,那些被政府认定的“关键语言”已经出现“雨后春笋”般地快速发展势头,美国逐渐进入培养维护国家安全需要的“战略语言”人才的。

从学生学习外语的种类看,绝大多数欧洲国家的语言在美国高校教学中便自然呈现出相对的“低迷状态”,学习欧洲语言的学生的增长率远远低于平均水平。

相反的是,少数中东地区和亚洲地区的国家,有些是“恐怖分子的庇护所”,有些是美国“潜在的对手”,有的是已经被美国实行过政权更迭的国家,有的是美国认为的“流氓国家”,美国学生学习这些国家的官方语言(即“关键语言”)的人数增长率反倒呈现出“跨越式”“超常规”的发展态势,有的语言所占有的“份额”甚至呈现出上百倍的增长态势。如在2002—2009年间,伊朗和阿富汗的官方语言——波斯语的增长率高达390%,覆盖伊拉克、叙利亚、埃及等中东地区22个国家的官方语言——阿拉伯语的增长率超过200%。注册学习这些“关键语言”的学生数量增长最快的依次为:波斯语(390%)、阿拉伯语(231%)、(120%)、汉语(79%)、(63%)、北印度语(54%)、(41%)、普什图语(36%)。唯一的一门虽在关键之列却增长幅度不大的语言就是,增长比例仅为12%,排在第13位,这主要是跟美国目前的安全困境有关,在20世纪50、60年代,当美国面临“斯波尼特”时,美国的头号对手是,因此那时俄语学习盛行,而在反恐时代,当然最重要的是如何打击恐怖势力,因此,国家安全语言转向阿拉伯语等。

下表比较全面地反映了新世纪以来美国学生学习“关键语言”的情况,这些数据来自美国语言(mla)的统计。[1]

表7-1 2002年、2006年、2009年部分“关键语言”的学生注册情况[2]

续 表

从2002年、2006年、2009年的调查来看,美国的“关键语言”之阿拉伯语在学生的入学数量上有了个急剧的增长,从2002年的10 584人上升到2006年的23 974人,再上升到2009年的35 083人,2002—2006年的变化百分比是126.5%,变化显著;而2006—2009变化百分比是46.3%,相比2006年有所下降,主要是与联邦政府削减对关键语言的支出经费有关。另外,像普什图语、法尔斯语、达里语、土耳其语、印度-乌尔都语这些语言的入学人数变化也特别明显,普什图语从2002年的14人上升到2006年的103人,直接多出了100人,但到2009年又下降到了19人;法尔斯语从2002年的85人上升到了2006年的243人,再到2009年的322人;达里语从2002年的14人上升到了2006年的103人,但是到2009年又下降到了17人;波斯语从2002年的1 117人上升到2006年的2 037人。普什图语、法尔斯语、达里语、波斯语这些语言都是基地恐怖组织集中所在地使用的语言,美国在扫除恐怖组织方面,可谓是煞费苦心,因为敌人是非常规的,藏身于民间,反恐扫除基地势力的目标是平民,技术和系统能够帮助定位敌人所在的位置,但是这些技术不能告诉美国指挥官敌人所使用的策略方法,这就需要有一定的洞察力,美国的官员相信从学习语理解相关的文化开始可以培养这种洞察力,事实上也只有这种办法。但在美国学习很少被教的语言的人数只占美国学习语言人数的12%,国防部在关键语言上,特别是阿拉伯语、法尔斯语、达里语这样的稀少语种上缺乏教学能力,这就是美国不惜一切代价来加强这些“关键语言”教育的原因。上表的明9·11后美国的“关键语言”教育战略是取得了一定成效的。

在“关键语言”的教学中,最突出的是那些原先在美国很少被教的语言,如波斯语、希伯来语,在打击恐怖组织的重压下,美国对阿拉伯语、波斯语、普什图语等中东地区的语言尤为重视。下图就反映了这些语言在美国的发展情况,是根据美国现代语言学会(mla)的统计提取出来的相关的数据。其中,阿拉伯语的入学人数从2001年的650人上升到了2002年的834人,从三个春学期的情况来看,2001年春是150人到2002年春的298人再到2003年春的467人,阿拉伯语的课程数也从2001年春的12门上升到2002年春的28门再到2003年春的44门。比起阿拉伯语来说,波斯语的上升幅度要小些,但入学人数也从2001年春的173人上升到2002年春的194人再到2003年春的367人,课程数从2001年春的17门上升到2002年春的21门再到2003年春的26门,也反映出美国越来越重视波斯语的教育。相比而言,希伯来语的情况并没有一直呈上升趋势,入学人数从2001年春的264人下降到2002年春的136人再到2003年春的149人,课程数从2001年春的39门下降到2002年春的19门再到2003年春的18门,总体下滑了。一方面,反映了在9·11的强烈影响下,美国对中东地区语言的高度重视,因而学阿拉伯语和波斯语的人数直线上升;另一方面,考虑到希伯来语的古体语言及语言,相对来说难度更大些,因此会出现下降的趋势。

图7-1 2000—2003年阿拉伯语、波斯语、希伯来语学期的入学人数[3]

图7-2 2000—2003年阿拉伯语、波斯语、希伯来语春秋学期的课程数[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