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发k8首页 历史故事 共工怒触不周山

共工怒触不周山-凯发app官网登录

【摘要】:共工怒触不周山传说,共工是火神“祝融”的儿子。传说,共工是水神,这说明他与水患和治水有密切的关系。本来,共工已经无报复之心了。到了帝丘,他们也不和共工商量,便向颛顼大举进攻。共工为了逃命,日夜不停地跑了三天,眼前突然被一座大山挡住了去路。共工羞忿难忍,血冲头顶,竟一头撞死在天柱山下。从历史的可信程度设想,共工失败后在天柱山撞山寻死,这完全是有可能的。

共工怒触

传说,共工是“祝融”的儿子。人面蛇身,红色头发,不食五谷,专食禽兽中贪恶顽愚者。

传说,共工是水神,这说明他与水患和治水有密切的关系。他曾震荡过,危害过下游的人民,他也率领过部族人民进行过大规模的治水呢?

只不过,他治水的办法不是疏浚河道,引水下流,而是垒石筑土,拦挡洪水。但是他这样做,却是损人利己的。从此以后,共工部族的处所是得到了保障,但下游的人们却因此吃了洪水的苦头。

河南辉县,古称共县,境内有一条古称共水的河流,直通。所以由此可以看出,共工和他的氏族人,大约是居住在这里的。

在和阪泉大战时,共工一族曾为炎帝的尊严而战过。炎帝战败后,被发配到南方一个偏野的地方,共工一族也只好在共水这里行韬梅之计,等待时机迎炎帝北上。

在蚩尤和刑天反叛时,他就想趁机起兵。但还没等他插上手,蚩尤和刑天便先后失败了,共工复仇的怒火只得再一次压下。

如今,黄帝、炎帝都已先后过世,当了。本来,共工已经无报复之心了。但是,颛顼竟自比“天之子”,成了代天行事的统治者,连他这样一个地方的霸主,也无权再直接领授天命,成了对颛顼只好俯首听命的臣子。

共工再也忍受不下去了,便邀集了一些对颛顼心存不满的部族,向颛顼杀去。

共工族的兵士生活在水乡泽国,所以极善水战。可是颛顼的帝丘(即今河南氵仆阳)却是一个旷野千里的平整之地,并无巨川大河可供利用。

而且,共工手下的两员大将却又是个鲁莽汉子。这两人,一个叫浮游,一个叫相柳。到了帝丘,他们也不和共工商量,便向颛顼大举进攻。

同行的其他部族更是被莫明其妙地晾在旷野上,不知是攻东还是防西,无所适从,成了任人宰杀的羔羊。

而浮游和相柳二人,勇则勇矣,猛则猛矣,都有一股不要命的精神,求胜心切,又没有谋略,所以很快便闯入颛顼事先设好的包围圈里。

其实,颛顼虽然以“天之子”自居得罪了一些人,但有些部族领袖却从中得到了好处,他们特别拥护颛顼这个中央大帝。

加之一路杀来,共工的部队又太过于招摇,颛顼早已得到消息做了防备,张网以待,。

经过一场恶战,共工的兵士死伤无数,同盟军更是纷纷投降,最后,连相柳和浮游二人,也死在了乱军之中。(www.guayunfan.com)

共工眼看胜利无望,只好收拾残兵败将杀出重围,向西北方向逃去。

而颛顼又不似黄帝那般仁慈,抱着除恶务尽的念头,命令部队奋力追赶,不杀共工誓不罢休。

共工为了逃命,日夜不停地跑了三天,眼前突然被一座大山挡住了去路。前有堵,后有追,加之三天三夜未曾休息和吃到一点儿东西,共工已经,但他还想拚上最后一把力气。

但是,他还是泄了气,因为山太高,他没有路。而且,前面崖陡谷深,若是前进,无疑是走向死亡,再也回不来了。

尤其使他吃惊的是,面前的这座山是一柱形的,扶摇直上,高插入云。

“啊呀!这不是天柱山吗?不久前,我是遵奉天意才愤然起兵,要除去那个‘天之逆子’的。可现在,我怎么被困到这样一个飞鸟难过,也难攀的天柱山了呢?难道天意是站在颛顼那边的?是我错了!是我违反了天意?”

共工正在纳闷时,忽见身后烟尘滚滚,喊声动天。哎呀,这是追兵来了!这是颛顼这个大仇敌来了!

在这一个晚辈面前,自己失败得这样惨,共工感到羞愧。此次,追兵已到,自己难逃活命。即便是能留得一条活命,老共工也觉得无脸见人。

共工羞忿难忍,血冲头顶,竟一头撞死在天柱山下。

天柱山下,传说是西北方天空的顶天大柱。在这之前,颛顼做了君主,撤了“天梯”还不满足,为了显示自己的神威,曾用大绳索把天上的日月星辰都拴在这座山的奇峰上,使他们不能再行进。如此一来,世间失去了昼夜与四季的变化,春种秋收,昼行夜寝的规律全都乱了套,为此吃了不少苦头。

现在,这个撑天的大柱,这个拴住日月星辰的高山经共工这么一撞,只听轰隆一声巨响,天柱山一下就便拦腰折断了。

顶天大柱坍塌了,西北方的天空失去了支撑,立刻倾斜下来,那本来被拴住的日月星辰,又一起飞向了天空,回到了自由运行的状态中。但是,由于天柱山的崩坍,引起了大地的震动,使东南方向下沉陷了许多,形成了大海,天上的水纷纷涌入地上,形成了百川。江河百川——黄河、、淮水,也都朝着东南方向流去。

这天柱山本是一座完整的高山,可是被共工撞后,山体变得残缺不整。从此,人们就将天柱山唤作为“不周山”了。

从的可信程度设想,共工失败后在天柱山撞山寻死,这完全是有可能的。但说这一撞,共工竟将山峰撞折,这当然是无稽之谈,是和“”等故事一样,属于中神话的范畴,这不过是后世的人们出于对这位失败的怀念而编出的故事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