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发k8首页 历史故事 李敏焕的历史故事

李敏焕的历史故事-凯发app官网登录

【摘要】:李敏焕的历史故事李敏焕,朝鲜族,1913年生,1929年参加革命,1930年参加中国共产党,1936年牺牲。李敏焕见机一声令下,战士们立即动手打倒了几个伪军,将他们的枪夺下。李敏焕与其他几位师领导研究了这一情况,并于当晚做了具体的战斗部署。第二天一早,李敏焕领着化装成治安队的战士赶到小四平街,与程斌带的假土匪打了起来。李敏焕不仅是一位出色的军事指挥员,而且也是一个优秀的政治工作干部。

李敏焕的故事

李敏焕,,1913年生,1929年参加,1930年参加,1936年牺牲。生前任东北人民第一军独立师少年连政委、第一军第一师少年营政委、第一军第一师参谋长等职。

李敏焕

李敏焕生于朝鲜咸境北道一个贫苦家庭里,幼年起即屡遭不幸,父亲早逝,母亲改嫁,姐姐出阁,他成为一名孤儿。早在父亲去世前,他随全家迁居到中国吉林省延吉县落户谋生,他成了孤儿后由镇大成(朝鲜学校)的老师们供读,在学校里念书。1928年,他15岁时参加了共产主义青年团,并担任学校的儿童团总团长。因领导儿童从事一些进步活动,受到当地特务的监视。有一天,他正在教室听课,突然看见一个密探走进学校院里,预感到情况不妙,便机警地以去厕所为名向老师请假,乘机逃脱了敌人的逮捕。

1929年,李敏焕被组织上派到县搞地下工作。1930年他加入中国共产党不久,即成为中共清原县委委员和县委书记。这期间,他曾带领两个同志处决叛变革命、充当日寇走狗的叛徒崔小峰,震慑了山城镇的一大批汉奸走狗。他还曾参与发动和领导清原“八一”群众反日大示威和反对地主剥削的秋季,从政治经济等方面给反动当局和封建以有力打击,进一步扩大了中国共产党的政治影响。(www.guayunfan.com)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李敏焕响应党中央关于“组织抗日战争,直接给以打击”的号召,于1932年秋到柳河县三源浦地区发动群众,组织抗日。翌年春,他组织起一支三十多人的农民自卫队,不久又吸收一批。这支队伍就是以后在东北抗日联军中享有盛名的抗联一军一师少年营的前身。

1933年秋,东北人民革命军第一军独立师成立,李敏焕组织的农民自卫队被改编为独立师直属少年连,他本人任连政委(按团职干部配备)。少年连的战士都是十六七岁的青少年,开始时很缺乏,多数人没有枪,只能用棍棒、大刀、长矛与敌人作战。为了进一步武装自己,打击敌人,他想方设法带领少年连的战士夺取敌人的武器。1934年夏的一天,他发现在柳河至三源浦的途中,有一个班的伪军正押着修公路,便决计要缴这些伪军的枪。第二天清晨,他与几名战士挎着筐、提着篮,里面装的是梨、麻花、熟鸡蛋等,装成串亲戚、小贩路那里。伪军们见到这些吃的,如蝇逐般围了上来,嘴里嚷着买,可谁也不掏钱,只顾争抢着吃。李敏焕见机一声令下,战士们立即动手打倒了几个伪军,将他们的枪夺下。另几个伪军见势不妙,掉头就跑,战士们持枪在后紧追,伪军被一条河拦住去路,只好举枪投降。少年连这次共缴获三八十三支,短枪两支,千余发。

1934年夏的一天,独立师少年营等部队二百名指战员埋伏在三源浦公路两侧,准备伏击宪兵队从山城镇往回运军服的一辆。等了好长时间,不见汽车的动静。李敏焕便身着日本军服,走上公路侦察情况。不料日寇汽车已经开来,他一看来不及躲闪,就装成若无其事的样子迎着汽车走去。汽车上的三个鬼子以为他是自己人,把汽车开到他跟前停住,都下了车,一边活动手脚,一边比画着问他:“通化去的,这个路对?”他答:“通化去的对!”顺手拽出手枪打了一梭子,三个鬼子应身而倒。就这样,部队又没费一枪一弹,轻而易举地缴获了三支匣枪和一汽车军服。

1935年秋,李敏焕仅仅22岁,就被任命为东北人民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参谋长,带领一师转战在辑安(今)、兴京(今新宾)、、本溪、、凤城等地,尤其是巩固和发展了本、桓抗日游击,并以此地为依托向西发展,直至他本人在西征返回的途中以身殉职。

1935年秋,李敏焕等带一师部队驻扎在辑安县距刀尖岭四五里的一个堡子里。师部根据情报,得知辑安治安队长“张轴子”同日本指导官带一个大队将路过刀尖岭向桓仁开进。李敏焕与其他几位师领导研究了这一情况,并于当晚做了具体的战斗部署。第二天天还没亮,他带部分队伍到刀尖岭前坡的沟里埋伏下来,师长程斌(后叛变投敌)带另一部分队伍藏石山坡上的树丛中。上午十点左右,“张轴子”和日本指导官带着百余人的治安队从刀尖岭后坡爬了上来,不知不觉就进入一师的伏击圈。李敏焕指挥战士向敌人猛烈开火,打得敌人如乱了营的蚂蚁东奔西逃。他又亲率战士猛虎下山般扑向敌人,活捉了三十多个俘虏,打死日本指导官,缴获五十支步枪,还扒下四十多套伪军,日本指导官的衣服也被战士们扒了下来。

围歼“张轴子”治安队不久,一师到桓仁县六区一带活动。这里的窟窿有个伪警察署,署长孙某无恶不作,老百姓送他个外号叫“孙猴子”。一师几位领导决定拔掉这个钉子,为群众除害。为了少受损失,李敏焕提议化装智取伪警察署,得到大家的一致赞成。于是让师部射手丁三化装成日本指导官。李敏焕会,打扮成翻译。其余的人一部分化装成伪治安队,另一部分由师长程斌带领化装成土匪,到小四平街住下。第二天一早,李敏焕领着化装成治安队的战士赶到小四平街,与程斌带的假土匪打了起来。“土匪”顶不住“治安队”的进攻,跑向窟窿榆树后山,闹得村里鸡飞狗跳墙。村里的群众也真以为是土匪和当兵的打起来了,吓得到处乱跑。李敏焕让战士抓到一个绅士模样的人,交给他一张日本指导官的,让他向警察署通报一声。随后,这队由“日本指导官”率领的“治安队”大摇大摆地向警察署走去。“孙猴子”署长接到绅士的报告及名片,马上集合警察列队欢迎,并向“指导官”举刀敬礼。“指导官”怒气冲冲地向“孙猴子”喊了几句日本话,李敏焕翻译道:“指导官说你们通匪!”“孙猴子”忙分辩说:“太君,我们不敢通匪!”只见“指导官”更加暴躁地喊了几句,李敏焕又说:“指导官问你,不通匪为什么我们打土匪,你不出来支援?缴你们的枪!”化装成“治安队”的战士们把枪口对准了众警察,几分钟的时间,我部队即缴获步枪四十余支,匣枪一支,然后放火烧了警察署,为民除了一害。

李敏焕不仅是一位出色的指挥员,而且也是一个优秀的政治工作干部。他经常向战士和群众讲抗日救国的道理,启发他们的阶级觉悟和民族自尊心。有一次,部队行军到本溪的汤沟时,看到一户人家十四口人都被日寇杀害了,尸体横一个竖一个的,情景十分悲惨。他就用这血的事实对战士们进行教育,战士们目睹这悲惨的场景,听着政委愤慨激昂的讲话,无不咬牙切齿,怒火满胸,纷纷表示要与日寇血战到底。他还善于观察和了解战士们的思想问题,并及时帮助解决。他对一些刚到少年连的战士讲:你们都还是小孩子,刚到部队是会想家的。我们都有家,有父母,谁都一样想。可是家里的父老正在受苦受难,我们不出来打鬼子,谁来解救他们呢?他还通过谈革命形势,讲革命故事,唱革命歌曲等形式活跃部队的生活,培养战士们的革命乐观主义精神和旺盛的斗志。

作为一个政治工作干部,李敏焕时时注意以自己率先垂范的实际行动去影响和教育战士。有一次,部队行军走了几天几夜,没能吃上一顿像样的饭。当走到一个村子里,刚刚端起碗准备吃饭时,走来了一个小孩。李敏焕听小孩说他的爷爷奶奶有好几顿没吃上饭了。他便马上放下碗,让战士把他的饭给老大爷和老大娘送去。在他的影响下,战士们也都分出一些饭送给当地老乡吃。这以后,少年连每次到这个屯子,群众都主动腾出自己的房间给他们住,并为他们缝补衣服,传送情报。当少年连离屯时,许多群众都难舍难离,表达出对这支队伍的爱戴之情。

1936年4月下旬,杨靖宇率一军军部队伍来到宽甸县四平街,与正在这一带活动的一师会合。这时,伪东边道少将“讨伐”司令、大汉奸邵本良带其司令部、一个加强营、一个炮兵中队等八百余人的队伍一路追踪一军军部而来。杨靖宇决计与一师配合伏击邵本良部队。于是,一军军部和一师共五百余人共同沿桓仁与宽甸交界和本溪与凤城交界行进,四月底来到本溪县东部的集山区(现属凤城市),在梨树甸子大东沟设下埋伏。这天上午,邵本良的全部人马一走进大东沟,即遭到抗联的猛烈袭击。不到半天时间,邵本良的全部人马被歼灭,炮兵中队长日本人菊井少佐当场毙命,日本指导官英俊志雄大佐装死逃脱,邵本良亦身负重伤,逃回沈阳。李敏焕参加了这次战斗的指挥,对战斗的胜利做出了很大贡献。

梨树甸子战后,一军军部和一师部队于五月中旬来到风景秀丽、气候宜人的本溪县草河掌山区的汤池沟,李敏焕同其他指战员在这里的天然温泉中痛快地洗掉了连日征战的征尘,然后与其他几位师以上干部围着温泉旁的一块大石头参加杨靖宇主持的军事。会上决定由一师组织一支西征部队,迂回向西挺进,力争打通与关内红军的联系。军政治部主任宋铁岩被留下,协助和领导一师西征。

1936年6月中旬,抗联一军一师西征部队从本溪县铺石河(现属凤城市)正式出发,为了避免目标暴露,李敏焕等率部队昼伏夜行于山岭之中,很快挺进到境内。尽管西征部队注意隐蔽行进,途中还是与敌人发生过几次规模不大的遭遇战,引起日寇对这支轻装西进的队伍的警觉,日寇开始调集重兵前追后堵,企图把西征部队置于死地。而这一带的群众偏偏对抗联不很了解,以为只是一般的土匪,因此非但不提供帮助,反倒常常抱敌视态度,面临这种险恶的局势,李敏焕与其他师领导经分析研究,决定停止前进,放弃西征计划,分三路撤回,以便缩小目标,避免造成损失。这样,他和师长程斌带师部、保卫连七十余人为一路,于深山僻径中,辗转撤回本溪。

7月4日上午十点多,李敏焕率部队走到与本溪交界的摩天岭山上,突然发现山下有日军开来。他即命部队转向右侧的对面炕山梁,隐蔽于山坡上的树丛中。十一点多,日军爬上摩天岭,也走上了对面炕山梁。他们是驻连山关的日本守备队,接到上方的电话指示,前来堵截抗联一师西征部队。他们到山上后没见到一个抗联战士的影子,就以为抗联还没过来,中队长今田带鬼子兵就到稍平坦些的对面炕山梁上休息。对面炕山梁接近摩天岭主峰而突兀探出,长不过百米,宽只有五六米,山梁顶端中间有几块大石头。鬼子兵上山已是累得够呛,到山梁的中端都坐了下去,因已是中午,今田下令吃午饭,鬼子兵便习惯地把枪架在一起,各自打开饭盒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今田还有点儿不放心,独自来到山梁顶端,左脚蹬在一块大石头上,用向远方瞭望。当放下望远镜,正欲回身去吃饭,蓦地发现脚下树丛中埋伏的一个抗联战士,“哇”的一声大叫,便被这战士射出的枪弹击毙。李敏焕见状即指挥众战士向鬼子兵射击,一颗颗愤怒的子弹飞到鬼子兵身上,打得他们手足无措,有的嘴里还嚼着饭就倒地而死,有的手刚摸到枪便蹬腿而亡。只有那个汉奸翻译反应快,一个就地十八滚滚下山坡,侥幸逃脱性命。另有一个鬼子乘乱逃走,逃回连山关时连话都讲不出来了。仅十几分钟,今田以下48个鬼子毙命。这次干净利落、战果显著的战斗就是在抗联和东北人民中间有口皆碑的“摩天岭大捷”。

李敏焕率战士们迅速打扫完战场,用敌人的武器弹药补充了自己,便转移到另一个山头。然而,千余名日伪军已跟踪将我部队包围。下午展开了更加激烈的战斗。李敏焕指挥部队打退了敌人的一次次进攻,坚持到午后四点左右。这时敌人发起了一次更猛烈的冲锋,师部一名机枪射手中弹牺牲,敌人乘机张牙舞爪地扑到我部队阵地前。李敏焕亲自操起机枪向敌人猛扫过去,敌人溃退了。而李敏焕也中了敌人的枪弹,当场牺牲,时年仅23岁。